馆内新闻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业界新闻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最新专题

群珍荟萃——全国十大美术馆...
在当代·2012中国油画双年展
我在中国美术馆画画儿
从延安走来——纪念毛泽东同...

全站检索

首页 >新闻中心 >馆内新闻 >2012

“关山月与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国际学术研讨会集萃

  中国美术馆11月30日讯   2012年是中国画著名画家、教育家、岭南画派大师关山月诞辰100周年,《山月丹青――纪念关山月诞辰100周年艺术展》于11月18日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山月丹青――纪念关山月诞辰100周年艺术展》是国家近现代美术研究中心重点课题,体现了当代关山月研究的最新成果,是关山月先生一生艺术创作完整的展示。

  2012年11月19日在中国美术馆举行了“关山月与20世纪中国美术――纪念关山月先生诞辰100周年暨关山月艺术国际研讨会”,旨在以关山月先生的艺术实践为线索,对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的相关问题展开讨论。与会专家除了研究关山月与岭南画派、研究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的美术史论家,还包括对二十世纪中国文化史和艺术史进行过专题研究的专家,他们的参与为研讨提供了更开阔的文化视野。研讨会总学术主持邵大箴、薛永年,分场学术主持刘曦林、王仲、李一、陈湘波、谭天、张新英、冯原、殷双喜等。

  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名誉主任、研讨会总学术主持邵大箴,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关山月美术馆馆长陈湘波分别在研讨会开幕式上致辞。

  在由中国美术馆研究院刘曦林与广州美术学院教授谭天主持的上午第一分会场,由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历史系荣休教授郭适、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潘耀昌、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殷双喜、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研究生曾小凤、中山大学视觉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冯原、关山月先生之女关怡、关山月美术馆学术编辑部主任张新英分别发言。

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潘耀昌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研究生 曾小凤

中山大学视觉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冯原

关山月先生之女、广州美术学院教授 关怡

关山月美术馆馆长 陈湘波

《美术杂志》执行主编 尚辉

  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潘耀昌以《走向新中国画——建国初岭南视觉文化中关山月的实验》为题,围绕建国初期关山月在艺术创作上的视觉实验展开话题,他强调,关山月先生作为岭南画派第二代画家中的卓越代表,其所倡导的“笔墨当随时代”、“革故鼎新、继往开来”的艺术理念对新中国成立后的新文化情景和时代背景下的中国画发展与革新做出了重要的贡献。20世纪50年代初,传统的中国画面临革新,关山月采用中西融合的方法,运用笔、墨等中国画材料进行大量速写性的写生训练。关山月在山水画上的突出贡献是将西洋绘画中的透视因素与中国画中的笔墨线条结合,同时将人物画用于山水画的点景,放弃了人物为主题的创作模式,这在山水画家里是很难得的。关山月为中国画建立新的体系,同时对20世纪初的中国画变革起到了引导作用。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研究生曾小凤代表导师殷双喜进行发言,曾小凤站在美术史的角度,分析了艺术救国时期高剑父所倡导的“抗战画”这个历史大时代中的艺术事件,提出中国画在是否表现现实生活的问题上实际已不再是艺术家个体的选择,而是社会责任感的体现。抗日救亡概念与艺术救国概念的并行在客观上加速了中国画走向写实。她认为抗战时期关山月借助中国画的表现手法来描绘现实,还应该还原到特定历史中进行研究。

  中山大学视觉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冯原以《宫殿里的江山——50年代国家文化编码中的关山月与岭南画派》为题,跳出美术史的研究框架,从“国家文化编码”这一更大的政治历史空间参与讨论了关山月的艺术成就。他以1959年国庆节时期整个新中国在创立国家形象时扩建天安门广场等主要建筑群以及代表国家文化形象的《江山如此多娇》这一关山月与傅抱石的合作作品为研究对象,进一步揭示传统山水画与国家文化形象工程之间的融合关系。《江山如此多娇》因其所悬挂的地点的特殊性所带来的不仅是高度得政治权利象征,同时也体现了国家的文化形象;回归到美术史范畴来讨论《江山如此多娇》,山水画虽然代表传统,但在文化编码整合的背景下同样要走向现代化,因此这里的传统中国画也会一分为二:傅抱石代表了传统中的传统,关山月则代表传统中的现代。

  关山月先生之女、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关怡以《不动我便没有画——试论关山月的艺术观》为题,站在生活的角度系统的梳理了父亲关山月先生的艺术观。在研讨会上,关怡在发言中重点提到关山月“不受大地的刺激我便没有画”“笔墨当随时代”等艺术创作创作理念。并对艺术创作反映当下时代生活以及写生与艺术创作间的关系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她说:关山月在其艺术生涯中十分重视写生,他认为写生是把生活变成艺术创作的手段,而艺术家对于写生也应该有明确的认识;虽然艺术源于生活,但生活并不同等于艺术,将生活变成艺术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写生的最大困难在于“神似”。所以关山月在自己的创作中力求做到“以形写神”,这也是他后来所能做到的。

  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历史系荣休教授郭适以《国家建设和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从全球历史视野看关山月自20世纪50年代的画作》,关山月美术馆学术编辑部主任张新英以《还原关山月——关于国内学者关山月艺术研究的考察》为题展开发言与讨论。

  由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殷双喜与关山月美术馆学术编辑部主任张新英主持的下午第一分会场,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主任薛永年,《美术》杂志执行主编尚辉,广东省博物馆研究员朱万章,广州艺术博物院宣传工作委员会主任王坚,广州美术学院教授谭天,广州美术学院科研创作处职员吴爽,关山月美术馆馆长陈湘波,关山月美术馆研究收藏部副主任陈俊宇,关山月美术馆研究收藏部研究员庄程恒等分别发言。

  《美术》杂志执行主编尚辉在研讨会期间接受采访,他认为:在20世纪中国画向现代转型的时期中,关山月的写生意识以及将风景图式纳入山水画创作比李可染、罗铭、张仃写生所开启的中国画变革运动要早很多。这次展览同样带给学术界另外一种思考:从关山月创作于40年代的《从城市撤退》《中山难民》等一系列表现现实生活的作品中不难看出:关山月一方面是注重写生、从生活中攫取创作题材,另一方面是在创作山水画时吸收了西方焦点透视方法;而关山月也从老师高剑父那里学习了“折衷中西,融汇古今”的概念。通过这两点也让我们思考在整个20世纪中国画变革过程中,首先是关山月的创作起点问题,其次是他的创作方式问题。

  尚辉还对关山月的创作笔法进行深入研究,提出了“笔墨之‘恒’”的概念。他认为关山月的创作笔法在40年代形成起就没有太大的变化,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走向老道、苍茫、厚重。关山月的作品意境总是非常清新,这也反映出写生对于他本人的重要性。关山月通过写生表现山水、现实的精神。又将写生和传统的笔墨结合在一起。由此可见,关山月既迎合了时代之变,又坚守了传统的笔墨。在传统的笔墨和现实之间找到了很好的结合点。

  关山月美术馆馆长陈湘波深入分析了关山月的早期临摹作品及连环画作品。他强调,临摹作为学习研究中国传统绘画一项不可缺少的训练,关山月十分重视临摹学习,并且在其艺术生涯中曾有三次重要的临摹活动:第一次是1938年在日本侵略者占领广州后,关山月随老师高剑父逃难到澳门期间临摹了大量高剑父收藏的古画以及日本画家竹内栖凤等人的作品。第二次是在1943年,关山月夫妇与赵望云、张振铎前往敦煌莫高窟考察临摹敦煌壁画,这也是关山月先生艺术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次临摹活动。陈湘波对这次临摹活动做了深入的分析,他认为第一次的临摹重点是对于绘画造型的结构把握,而第二次的临摹则将重点放在对原作的神态、笔墨和气韵。虽然说临摹不能脱离客观文本,但是关山月立足自己的角度,重新演绎了敦煌壁画。通过对不同敦煌壁的理解,来表现不同时期敦煌壁画的内在精神。关山月的第三次临摹活动则是1947年的抗战胜利后相对安定的环境下进行的。

  随后,陈湘波主要围绕关山月创作的连环画《虾球转-山长水远》,对关山月的连环画艺术进行了概述。《虾球转-山长水远》是关山月创作最早、却在当时没有正式出版的连环画。《虾球转》创作于1949年间关山月避难香港时期,在此期间关山月参加了香港人间画会的活动。随着右翼文学在人间画会的组织推动下盛行,掀起了连环画的创作热潮。研究关山月在这一期间创作的连环画,对于研究关山月艺术提供了新的样本和视角,而且对于推动上世纪中国连环画发展的研究和挖掘工作的展开,也将显现出其独特的价值和意义。

  由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王仲与关山月美术馆馆长陈湘波主持的第二分会场上午分场,中国美协理论委员名誉主任邵大箴,广东美术史研究专家黄大德,澳门美术协会艺术顾问陈继春,关山月美术馆研究收藏部副主任卢婉仪,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副教授张曼华,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于洋,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李阳洪分别发言讨论;由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李一与中山大学视觉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冯原主持的第二分会场下午分场,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刘曦林,四川大学教授林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陈瑞林,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南京博物馆艺术研究所副所长万新华,西安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程征,西安工业大学艺术与传媒大学副教授刘天琪,岭南画院副院长关坚,岭南美术馆研究员赖志强,美国马里兰大学博士朱晓青等分别发言。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副教授张曼华以《传统的回归——试析关山月的绘画思想对岭南画派发展的推进作用》为题,将目光投向岭南画派第二代传人中的关山月先生,他对推动岭南画派的发展切切实实作出的努力。二十世纪初,对中国画坛影响最大的社会文化因素是西学的冲击,中国画的改革势在必行。岭南画派经历了艰难的创立、变革的发展过程,而以第二代传入关山月为代表的中坚力量在不断的实践摸索中提倡回归传统,在立时代之意,对于“用西洋画改造中国画”的态度和实践,传统的回归——坚持以“中”为核心的创作原则等几大方面作出艰辛的努力,积极有效地推动了岭南画派的发展。

  再造社是岭南画派历史上的一个重要社团,又是岭南画派研究中的一个敏感课题。广东美术史研究专家黄大德以《关山月与再造社》为题,就关山月参加再造社的问题作一探讨,并试图剖析他参加再造社的途径和对再造社宗旨的认同,以及高剑父对该社态度的转变和关山月后来否认参加再造社的原因。

  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于洋以《作为策略的折衷融汇——再读20世纪上半叶岭南的现代中国画观》为题,以20世纪上半叶岭南派提出的“折中中西、融汇古今”之主张作为切入点,尤以岭南画派第一代代表画家高剑父的“现代国画观”,与其所倡导“新国画”的融合理念展开讨论。在追溯其社会思想背景渊源的同时,以历史的视角阐释了岭南画派的早期艺术风格所具有的策略意识,及其与当时政治运动的紧密关系,继而提出这种题材现实化、风格写实化的策略特点在20世纪后半叶的岭南画坛依然呈现出重要的辐射影响,体现为其时代精神、革新意识与兼容气度的统一。

  关山月美术馆研究收藏部副主任卢婉仪《从〈山影月迹-关山月图传〉的老照片谈起》,关山月先生的日常生活、户外游记、艺术创作、学术交流等真实镜头的历史图片被关氏后人完好的保留下来,时间跨越上世纪30年代至本世纪初期。每张照片由关山月家人编写了文字说明,力求人物、时间、地点、事由等要素。这些大量的图像史实比较完整、全面地还原了关山月传奇的艺术人生,对图片的构成的特点、整理过程作一些简要介绍,并对关山月某些具体重要史料价值的照片做进一步探讨。

  四川大学教授林木以《时代的脉搏国画之曙光:关山月中国画写生倾向中的时代选择》为题,以关山月持续一生的写生活动为主线,探索他一直坚持其辛亥革命元老高剑父老师要使自己的艺术与国家、社会和民众发生关系,要代表时代,随时代而进展的教导,一直致力于使自己的艺术反应时代反映时代精神。反映时代变革,表现山川新貌,表现革命的题材,一直是关山月写生生活动中一个自觉的选择。这就使关山月的艺术创作与中国画界普遍的以传统水墨处理花鸟山水,模山范水,偏重传统意趣意境的中国画拉开了很大的距离。如果说写生实是整个20世纪中国美术界一个持续近百年的美术思潮的话,那么,关山月在写生中坚持的这种反映时代精神、时代新貌乃至革命色彩的选择,或许更代表了这个由政治变革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革命世纪的真实面貌。

  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以《背景与出发点——从关山月西南、西北写生引发的思考》为题,通过对关山月早期艺术历程的背景分析,对他西南、西北写生的原动力、创作方式的解读,以及将其作品与同时代艺术家的实践进行具体比较,从而思考“写生”对关山月艺术发展的作用,并延伸至对20世纪中国艺术变迁的特殊价值。

  在研讨会中,与会专家的关注点集中在关山月艺术与时代现实的关系上。作为几乎跨越一个世纪的艺术家,关山月的艺术活动介入了上世纪30年代末期以来的历次重大社会政治运动,并且,都留下了令人记忆犹新的作品;在中国画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历史进程中,关山月以其坚持不懈的努力,显示了传统的笔墨线条风格与西画的空间概念和造型体系渗透互补的可能性,“尽管如何评估这种可能性的积极意义,目前学术界仍有争议,但是,无论如何无法否认,在理论和实践中求证这种可能性,毕竟是20世纪中国画领域最引人注目当然也是最重要的课题之一。

 

查看评论】 【打印文字】【打印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