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内新闻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业界新闻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最新专题

群珍荟萃——全国十大美术馆...
在当代·2012中国油画双年展
我在中国美术馆画画儿
从延安走来——纪念毛泽东同...

全站检索

首页 >新闻中心 >业界新闻 >2007

来自:上海证券报 | 日期:2007-12-17

“我的一切都是干净的”——皮埃尔·胡伯首次回击不利传闻

 

皮埃尔·胡伯   

 

    上海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这个备受各方赞誉、并被认为是亚洲当代艺术最高规格的博览会,似乎没有给博览会艺术总监皮埃尔·胡伯带来“好运”,相反,他正饱受责难与质疑:

     有人暗示胡伯逼迫艺术家以超低价格售予其作品;指控胡伯欺骗艺术家和艺术品经销商,转而在佳士得进行拍卖;怀疑胡伯逼迫VIP级藏家通过他的中介在中国购入艺术藏品;质疑艺博会画册封面上卢昊的作品是胡伯的收藏;质疑“皮埃尔·胡伯奖学金”目的暧昧不明……

    对于这些质疑,胡伯一直没有正面回应。当他最近再次来到中国时,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这也是他首次接受媒体采访回击这些不利传闻。

    称合作伙伴欠款不付

   上海证券报:最近在一些法国的报刊网站上看到一些不利于你的言论,这其中牵扯到上海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您对此如何解释?

    皮埃尔·胡伯:这件事的起因是Navarra原来和我有一个合作,共同出资收藏亚洲当代艺术,每人出50%的钱。我买了很多作品,但他不履行承诺,一直不支付他应该付的钱。

    另一个当事人是法国收藏家Christophe Laurent,他知道我很了解亚洲的当代艺术,要求我做他的收藏顾问,计划用5年的时间,每年拿500万欧元来收藏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当代艺术作品,其中购买低于5万美金的作品时不需要征求他的意见。今年八月中旬我们签订了合同后,我来中国开始了这个收藏计划。九月初他来上海,看到我已经选定的作品非常高兴。但Navarra很妒嫉我,怂恿Christophe Laurent(他也是Navarra的合作者)提出终止这个合同。

    由于Navarra一直欠款不付,为此我给他递了律师函,但是他依旧拒绝付款。在上海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以后,他在各种场合攻击我,一个跟Navarra相熟的记者开始给很多画廊发信,并且在The Baer Faxt上写文章发表很多不利于我的言论,使我一开始就处在了被动的地位。

    由于我已经为Christophe Laurent定了很多作品,在这样情况下,只有两个可能性,要么我对所有的画廊说原来定的作品都不要了,要么我自己全部买下来,最后我选择了用自己的钱买下了所有的作品。

    皮埃尔奖学金初衷良好还会做下去

    上海证券报:有人说您在上海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期间推出的皮埃尔·胡伯奖学金目的暧昧不明,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皮埃尔·胡伯:十年前我认识了张培力,他是非常优秀的艺术家,也是中国最早的录像艺术家,在杭州时我参观了中国美院,那时我就建议设立一个当代艺术的奖学金,但是当时向往学习传统绘画传统雕塑的学生没有接受。两年前我又回到了中国美院,与我十年前见到的完全两样,张培力已经创立了中国第一个新媒体系并任系主任。2006年张培力见到我时说,他们系学生创作经费严重不足,很多学生来自贫困家庭,希望能找到赞助。听完他的话我就决定支持他,设立中国美院新媒体系的皮埃尔·胡伯奖学金,学生凭方案可以申请创作经费,贫困的优秀学生可以申请助学金,每年给优秀学生颁发奖金,每年举办一次作品展览并出画册等等。我希望这计划能在中国其他美院实施,包括在其他的国家比如印度也做这种奖学金计划,不同学校间还可以相互交流。今年九月博览会期间在上海比翼艺术中心展览了入选学生的作品,张培力和新媒体系老师选择了国内外重要的策展人、艺术家担任评委。在发奖晚会上我看到学生们非常高兴。本来这是一件好事,但也被Navarra攻击。不过,明年我还是会继续做这个奖学金,即使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也不会停下来,也希望有更多的人来支持。
称买卖都是自愿没有强迫

    上海证券报:媒体对于您的另一个质疑,是“强迫”组织VIP收藏家代表团通过您来购买作品,有这回事吗?

    皮埃尔·胡伯:我们组织VIP的参观团,是考虑到来自美国欧洲的VIP藏家只看一个博览会是不够的,有必要让他们更多地了解中国当代艺术的状况。VIP参观团在上海参观了上海美术馆、上海当代美术馆、证大美术馆、多伦美术馆和上海博物馆,也出席了很多画廊的开幕。在北京三天时间我带他们参观中国重要的收藏家张瑞的家,去了今日美术馆、管艺收藏馆、宋庄美术馆、尤伦斯基金会、世纪坛美术馆等重要的艺术机构。在798艺术区和草场地,参观北京空间、长征空间、常青画廊、唐人艺术、空白空间、U空间、三影堂等等,除此之外在宋庄参观了两个艺术家工作室。收藏家们买作品是自愿和随意的,我的任务只是介绍中国的当代艺术,跟买卖没有任何关系。比如其中一个收藏家在长征空间买了林天苗的作品,另外也对邱志杰的关于西藏的作品感兴趣。但我可以保证没有拿任何佣金,交易都是画廊和收藏家之间直接进行的,这个可以由画廊来证明。我刚接到一个电话,是VIP参观团里一个美国收藏家打来的,他得知我受到非议感到非常气愤,说愿意到任何法庭作证。

    不想通过媒体打嘴仗

    上海证券报:有报道对年初佳士得您个人收藏专场拍卖提出异议,您怎么解释?

    皮埃尔·胡伯:我收藏了有3000件作品,大部分是欧美艺术家作品,决定拿出其中74件拍卖,是因为想收藏新的东西。我是按照当时的市场价格买的,当然有时候画廊会给我百分之几的折扣。但收藏家更新作品,调整收藏方向是很正常的事情。比如我现在有40张伊门道夫的画,如果有一天有人要买一张,为什么我又不能卖?

    上海证券报:为什么关于这些言论,您一直都没有直接在媒体上进行回应呢?

    皮埃尔·胡伯:我们一直没有回应的原因,是因为Navarra和The Baer Faxt都是通过媒体来诽谤我的,这说明媒体并不负责任。我不想再通过媒体来和他们打嘴仗。最好的方式是通过律师,我有艺术家、收藏家以及画廊的信件交往可以作为证据,也有很多人愿意继续为我投资。如果愿意,媒体也可以采访其他当事人,比如张培力、卢昊、长征空间等等为我证明。

    不会再跟“不干净的人”合作

    上海证券报:上海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另外两个合伙人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

    皮埃尔·胡伯:当初上海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的整个构思中,就包括支持亚洲各国艺术院校的学生创作及建立收藏家俱乐部,从支持年轻学生、年轻的艺术家,支持严肃的画廊到培养收藏家,我希望博览会能够推动整个亚洲当代艺术持续发展。

    我作为艺术总监为了这届博览会工作了三年,其质量和水准是有目共睹的,这其中离不开周铁海、洛伦佐和博罗尼亚展览公司的支持。另外选用卢昊的作品做海报是大家一致同意的。

    在我与博罗尼亚展览公司合作之前,他们就知道我在日内瓦有一个画廊,有十个员工在为我的画廊工作。

    从很多年前起我就推广亚洲的当代艺术,在巴塞尔博览会我展览过黄永砯、陈箴、金守子、森万里子、苏布达·古布塔等优秀艺术家的作品。在亚洲我去过无数个艺术家工作室,从人口密集的大城市到偏僻的山沟,把他们的作品展览出来,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们的工作。我做这么多事情,这是源于对艺术的真诚和热爱,这比钱重要的多。

    Navarra到处散布我利用博览会赚钱的言论,这件事情伤害了我的诚信,我一定会通过法律处理的。这三十年我从未受过如此的攻击。我和博罗尼亚展览公司说,这些不愉快的问题只是我和Navarra之间的事,和博览会无关。我的画廊、博览会、奖学金,都是非常干净的,我不会再跟不干净的人合作。

    我把这些事情交给律师来解决,从今天起我要开始新的计划了。

    上海证券报:现在您再次来到中国是什么目的呢?

    皮埃尔·胡伯:从提出展览概念到成功的举办上海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我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很多艺术家、收藏家、策展人和画廊的支持。这次我来,就是要看看大家是否还信任我。现在我放心了,我有信心继续工作。

 

打印文字】【打印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