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内新闻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业界新闻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最新专题

群珍荟萃——全国十大美术馆...
在当代·2012中国油画双年展
我在中国美术馆画画儿
从延安走来——纪念毛泽东同...

全站检索

首页 >新闻中心 >业界新闻 >2007

来自:人民日报 | 日期:2007-12-17

外国人擅闯古城 游客随意踩踏 谁在让楼兰古城流泪

 
 

日本游客乘坐的大卡车

 

    在进行“横穿罗布泊科学考察”时,记者在楼兰古城意外地遇到了一批外国游客,他们没有进入罗布泊地区的相关手续,若羌县文体局却擅自收费任由他们进入楼兰古城。记者发现,楼兰古城管理十分混乱,工作人员对游客的参观放任自流。

    冒充石油物探工作人员,12名外国人擅闯楼兰古城

    10月22日下午5点钟左右,记者来到罗布泊湖心地区距离楼兰古城约30公里的若羌县文体局楼兰文物保护站关卡。

    这个关卡是通向楼兰古城的必经之路,有两名工作人员在此驻守。

   记者正在与工作人员说话的时候,有4辆大型“奔驰”卡车从远处行驶过来,车是新疆牌照,上面写着“东方物探”的字样。

   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我,这是石油物探的车,“他们是提前联系好的,要进行勘察”。

    记者偶然发现,从车上下来的几个人说的是外语。记者上前用英语询问,几个外国人非常紧张,不愿意和记者说话。

    记者立刻向保护站工作人员询问,外国人怎会成了石油物探工作人员?这名工作人员无言以对,后来又说是县文体局孟捍高局长同意这些外国人进入古城的。

    他立刻通过卫星电话和孟捍高联系,孟在电话中明确表示放行这些外国游客。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12个外国人分4组乘坐4辆大卡车,每组有2名中国人陪同(包括司机)。

    据了解,陪同外国游客的是新疆乌鲁木齐一家旅行社,他们带领这些外国游客于5天前进入罗布泊地区,已经考察了不少地方,预计还会在罗布泊地区考察3天左右。

    “只要每个人给县文体局交1万元,文体局就同意我们进去”

    旅行社负责人承认,“我们没有手续。只要每个人给县文体局交1万元,文体局就同意我们进去。过去几年,都是这么做的,去年我们就组织过几批,都是外国人,今年这是第一批。钱交给他了,我们就可以进去。”

    该负责人说,“我们知道带外国人进来是不合法的,但是反正有县文体局批准,而且外国人愿意付大价钱来,我们也是做生意。我们已经和孟捍高局长合作过不少次了,彼此都很熟悉了。”

   

在楼兰古城里发现有几堆游客留下的垃圾堆

 

    10月24日,记者在若羌县城采访了孟捍高。他承认是他同意那些外国人进入楼兰的,但是进罗布泊的手续并不归他管,应该由旅行社自行办好,和县文体局没有关系。他还承认,外国人每人交纳了1万元“文物保护费”。

    他说,这种做法也是多年形成的“一种惯例”,“县财政这么紧张,没有钱来保护文物,上面拨下来的费用也很少,楼兰古城地处无人区,我们要安排人看守和保护,费用很高,只能自己想些办法”。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保护站曾经设在古城里,但后来搬到了距离古城约30公里的简易公路上,变成了两个相距18公里守着不同方向公路的卡子,而古城内则再没有守卫人员。

    现场工作人员也承认,其实徒步前往楼兰古城,四面八方都可以进,但开车就必须经过设在此处的两个文物保护站。

    带领外国人的导游告诉记者,“这个文物保护站就是专门收钱的卡子,我们来过这里很多次,都是给钱进去,进去以后也没人会管你。”

    记者问保护站工作人员:“你们的职责是什么?”他回答:“来人的时候向县文体局孟局长电话汇报,他同意放行就放行,他说要收钱就收钱。”

    “那收多少钱呢?”“那也不一定,孟局长说了算,他说多少就收多少。”

    孟捍高也承认,这些守护站的人员素质都不高,主要是临时工,没有经过相关培训,“那种地方很艰苦,大学生不愿意去,找个人守着不容易。说白了,那里的人唯一的作用就是通风报信”。

    孟捍高还说,保护站搬走也是因为要保护附近另外的古墓,“楼兰遗址里也没什么东西了”!

   

这个日本游客索性睡在三间房里

    游客“放羊式”参观,甚至有人在古城内撒尿,工作人员却不加制止按照孟局长的说法,收钱是为了保护楼兰古城。但是记者跟随外国游客进入楼兰古城遗址时,见到的混乱场面却让人诧异。由于道路很差,记者的车辆没能紧跟上外国人乘坐的卡车,最后3公里我们只能徒步走进去,比外国游客晚了半个小时到达楼兰古城。

    楼兰古城面积不小,在一片黄土雅丹地貌中,地面非常松软,古城内随处可见古代遗留下来的陶片和建筑用的木头等等,城内主要的遗迹有三处:一是三间房,是过去的官署遗迹,二是6米高的大佛塔,三是一小段城墙,还有很多木制的民居遗址、人为雕空的木头。

    当记者到达古城的时候,那些外国游客已经完全“放羊式”地散在古城各处。

    经过一段时间观察,记者发现楼兰古城遗迹是一座完全“不设防”的古城:城里没有正式的参观路线,没有守卫和管理者,任何人可以在任何位置随便踩踏。记者还惊讶地看到,有几个外国游客正在捡拾地上的陶片,便上前予以制止。

    在古城内标志性的大佛塔前有一个小石牌标明“请勿攀登”,但分明能看到佛塔斜坡上有许多新的脚印,有些外国人还在古城内的土坡下撒尿。而带他们进来的文物站的工作人员却站在一旁,作为这里的监督者、维护者,他对此熟视无睹,不加以任何制止,反而得意洋洋地拿出一串东西说,“你看,这是我刚才捡到的,应该是一串古代的项链。”

    记者在古城门口发现了5堆垃圾,在古城里面还有3堆,其中一堆是以前设在古城内的保护站撤走时留下的,却一直没有回收和处理。

    在罗布泊地区呆了5年、多次去过楼兰古城遗址的罗布泊镇党委书记郭高潮告诉记者,楼兰古城正在流泪!古城缺乏有效的保护,特别是缺乏保护的规范、措施以及资金。“如果再这样保护不力,过不了多少年,已经在中国历史上消失过一次的楼兰古城就会再次消失。”

 

打印文字】【打印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