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内新闻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业界新闻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最新专题

群珍荟萃——全国十大美术馆...
在当代·2012中国油画双年展
我在中国美术馆画画儿
从延安走来——纪念毛泽东同...

全站检索

首页 >新闻中心 >业界新闻 >2008

来自:雅昌艺术网专稿 | 日期:2008-12-30

2008艺术大事记

    照常理,艺术届很少会因个别大事件而陷入混乱状态,但是2008年则打破了这个常规。这是一个既兴奋又躁动不安的一年。以下5大事件就是本年度具有代表性的大事件。

    1.达明安?赫斯特大胆之举

    尽管达明安?赫斯特在艺术届向来无可匹敌,然而却通常被称为安迪?沃霍尔的继承者,他以搞怪著称,同时认为艺术是完全个人的探索而非大家所认同的群体行为。今年秋拍之时,他做出了惊人之举:摒弃了委托画廊代售艺术品的传统方式,而直接在拍卖会上出售自己的作品,在艺术市场掀起一场直销革命。此后不久又宣布停止其“旋转画”和“蝴蝶”系列作品的创作,从而提高了该系列画作的价格。结果此次拍卖作品合计共售得约1.11亿英镑(约2亿美元),远超过其预估价9800万英镑。

    紧接着,全球金融危机呼啸而来,导致数百万牲畜被屠宰。赫斯特的浸泡在甲醛溶液中的“金色牛犊”沿袭了他一贯前卫的作风,以致我们无法找到一个恰当的词来形容该作品,是炫丽?过剩?愚蠢还是高价?这场大胆创新的拍卖使得历来独树一帜的赫斯特由标榜前卫转向了保守,恰似天鹅临死前的哀鸣,同时,这一标志着20世纪艺术市场顶峰的时刻,也终将载入史册。

     2.艺术世界的紧急救援

    2008年11月19日,在纽约当代艺术拍卖遭受前所未有的低潮之后,洛杉矶时报整整两个版面又报道了一件更为严重的事件,美国当代艺术博物馆由于资金缺乏面临倒闭的危险,呼吁全体市民承担起帮助博物馆度过危机的责任。第一个捐助者是慈善家Eli Broad,捐款3千万美元,帮助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度过财政危机。但是在目前的严峻形势以及社会援助面前,美国当代艺术博物馆董事则表现沉默。此后三个星期,洛杉矶艺术博物馆馆长Michael Govan则提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提议,建议将两家博物馆合二为一以挽救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董事会决定接受Eli Broad的捐款。比经济危机更糟糕的是,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危机由来已久,前任馆长Jeremy Strick在其9年的任期里,由于花费超支导致出现财政赤字,入不敷出,以致洛杉矶当代美术馆前任和现任董事成员都表示希望让馆长Jeremy Strick辞职。

    目前,Jeremy Strick已经辞职,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也迎来了第一位首席执行官Charles Young,他满承着众人的希望,期待在他的领导下,博物馆能度过危机,重振往日的风采。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一个博物馆的未来很大程度上受其声誉的影响。目前,各个艺术机构都联合起来共同抵御经济危机,在此种情况下,我们只能说“前车之鉴,不容小觑”。

     3.艺术领域的拓展

    在灵感、协作和商业的名义下,艺术涉及的领域众多。同时也开始进军时尚(香奈儿香港行动艺术展)和政治领域(Shepard Fairey的奥巴马画像)。尽管如此,仍有一个领域,艺术尚未涉及,即体育运动领域。直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举办,艺术开始向体育领域进军,逐步开发这个新兴市场。今年夏天,2008奥运会的主办方中国政府投入大量资金和精力为世人营造了一届成功和精彩的奥运会,同时一大批新兴画廊和博物馆也加大了对这一事件的关注。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和蔡国强也加入到这一盛事当中。西方的Pace和James Cohan画廊也于今年纷纷进驻中国,准备开拓这一新的领域。但是,奥运会结束,曲终人散之时,迎接他们的又将是什么呢?

    4  .过渡记:新旧交替

    当大都会博物馆任命鲜为人知的Thomas P. Campbell作为新的馆长接任前馆长Philippe de Montebello之时,艺术圈集体迸发了疑虑:他是谁?一个毫不知名且透着书卷气的学者怎么能担当起管理这样一个世界级顶尖艺术机构的重任?此外,饱受争议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前馆长Thomas Krens也于2月份宣布卸任,在他的任期内,古根海姆博物馆开始朝向世界性多元化方向经营,同时他的处事作风也颠覆了一个博物馆馆长的传统形象,完成了由一个绅士气十足的学者形象向雷厉风行的管理者的蜕变。但是,当de Montebello将历史的接力棒交由其继任者,自己得以安享晚年之后,一个关于选择的逻辑也引起了人们的注意:Campbell由大家公议选举产生,使得他能够像de Montebello那样有条不紊的管理大都会博物馆,而不像Krens那般对古根海姆博物馆进行大刀阔斧毫无禁制的管理。Thomas Krens的卸任标志着无限构想和有限可能性矛盾的终结。遭遇这场矛盾的有前任古根海姆董事会主席Peter B. Lewis、前古根海姆馆长Lisa Dennison。Richard Armstrong接替了Thomas Krens,他是一个类似于de Montebello的角色,这也就预示着古根海姆即将采取较为温和的发展战略。而Krens也未终止其作风,卸任之后将继续作为古根海姆基金会国际事务的资深顾问,主管阿布扎比古根海姆事务,在现无人居住的波斯湾Saadiyat岛上建造博物馆,用于陈列古根海姆基金会全球藏品中的现代艺术品和展览品。

    5. 英国力保提香珍贵作品不外流

    当今年秋达明安?赫斯特将1.11亿稳收囊中之时,英国和苏格兰的国立博物馆则竭尽所能筹集5000万用于买回险些流失的提香珍品画作“Diana and Actaeon(黛安娜和阿克泰翁)”。Sutherland公爵收藏的这幅名画是提香最重要作品之一,市场估价为1.5亿英镑(3亿美元)。由于提香作品的拥有者Sutherland公爵意欲在市场繁盛之时出售其所持有的提香珍品,其要价相当于市值估价的三分之一,从而引起了英国公众的恐慌,他们担心珍贵的提香作品流失,因此苏格兰国立美术馆和英国国家美术馆于28日举行公开筹款活动,希望筹足钱款买下这幅名画。筹款渠道包括一些政府部门、艺术团体和私人捐赠者,其中包括英国知名艺术家卢西恩?弗洛伊德、欲望都市里的演员Kim Cattrall。英国的提香事件让人们不禁联想到了发生在奥地利的类似事件。2006年,奥地利也曾力保Gustav Klimt的一幅1907年的“Adele Bloch-Bauer I”但并未成功,目前该画属美国化妆品大亨Ronald Lauder所有。

 

打印文字】【打印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