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新闻

“道在笔墨——张立辰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

来源:中国美术馆 时间:2022.11.04



11月3日,中国美术馆捐赠与收藏系列展“道在笔墨——张立辰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是文化和旅游部2022年度国家美术作品收藏和捐赠奖励项目,由中国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主办,全国政协书画室、中央文史研究馆、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美术学院、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张立辰艺术馆、北京紫苑书院协办。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为山认为,张立辰先生的花鸟画,显然已“妙得其真”,其精湛的笔墨技巧和精彩的表达方式,展示了一个从自然美到艺术美,从自然生命到艺术生命不断升华的动态过程。

张立辰,1939年生于江苏沛县,当代中国大写意花鸟画代表画家之一。他的写意作品既有真力弥满、气象博大一面,又备淡丽简净、别开一格,在传统品格和现代意识的交融中开拓出一种审美新境。同时,他也是一位艺术教育家,构建起一套符合中国画艺术规律和自身发展方向的系统且完整的中国画教学体系。



此次展览以“道在笔墨”为题,展出《天地歌》《香远》《家乡的风》《墨葡萄》《毛泽东诗意》《兰竹课徒稿》等170件(套)代表作品和课徒稿,以及30余件(套)实物文献。展览通过“文以明道”“画以体道”“谈艺论道”“立身行道”“授业弘道”五个部分,在系统梳理张立辰中国画创作、教学和研究文献的基础上,立体呈现其独特而深醇的艺术旨趣,以及在中国笔墨精神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方面所取得的成就。



展览呈现在中国美术馆一层1、6、8、9号厅,展期为10月30日至11月9日(周一闭馆)。






“道在笔墨——张立辰艺术展”前言

全国政协常委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中国花鸟画以“妙得其真”作为最高境界。得真者,即得生命之意蕴也。

回溯中国美术史,动植物形象自远古便已存在。彩陶、青铜器、画像石、绢帛、宣纸……皆描绘、刻画着花鸟画艺术的嬗变历程。宋元之际,文人水墨兴起,花鸟画实现了对生命抒写的飞跃。画家在传达自然生命信息的同时,更注重传达自我生命信息。他们将书法点画的直抒胸臆与直击性灵引入花鸟画,使“象随笔化,景发兴新”的写意蔚为大观。在鸟鸣珠箔、群花寤寐中,画家笔下奏出了悦耳的生命清音:鸢飞鱼跃、流水落花、蝶翩莺舞乃至枯藤寒鸦、苍苔寒潭,无不萌动生命的意识,传递生命的温热,彰显生命的价值。

张立辰先生的花鸟画,显然已“妙得其真”,其精湛的笔墨技巧和精彩的表达方式,展示了一个从自然美到艺术美,从自然生命到艺术生命不断升华的动态过程。事实上,张立辰的童年,便已对一生浸润于花鸟世界有所预示。他生于20世纪30年代的古彭乡间,山花野卉、荷塘竹林的成长环境,深度关联着他的诗情记忆。其作品中的菖蒲题材,便是故园风物的幻化,饱含着乡愁与回望。儿时的张立辰还曾奇遇齐白石、潘天寿等大师的真迹,更成为烙印在生命中最珍贵的艺术初体验。

20世纪60年代,张立辰进入浙江美术学院学习,正值国内艺术界大兴美术革命之风,新旧、中西之论争呼应着社会文化激烈变革的年代。张立辰拜入一代宗师潘天寿门下,彼时潘先生正高擎民族传统大旗,力推中国画教学改革,提出人物、山水、花鸟分科教学,并引入诗词、书画与篆刻诸科,建立了首个成熟的现代中国画教学体系。而潘天寿本人治学从艺,极重理法之“道”,笔墨结构与章法布局无不谨严考究。这些因素对青年张立辰影响深远,为其注入了历史文化、诗词歌赋、书画篆刻的精神琼浆,并循环于不息的生命运动中。尤可贵者,潘天寿先生格局宏大、气象浑穆的艺术风神与民族文化担当在张立辰身上得以薪传。改革开放之初,张立辰调入中央美术学院。随着西方当代文化的席卷,传统中国画语言的美学价值备受质疑。面对斯情境,张立辰以过人的定力深潜传统,并在教学中以传统为本,融合南北、涵纳古今、并蓄中西,在抒写花鸟风神之同时追逐自身的审美理想,终卓然成家。

张立辰认为:“中国画之精要在笔墨之美”。斯言诚哉。中国书画之“道”在于笔墨。笔墨之于中国绘画,一为造型,一为性情。天地万物形态相异,各有奇趣,画家须用笔墨写其形、摄其神,以媲造化天成之功。而笔墨内涵美质,轻重缓急、提按皴擦、浓淡积泼无不契合画家性情禀赋,故可寄形于笔墨,问道于己心。张立辰提出的“笔墨结构”,正是中国画传统之旨归。此结构源于自然万象之变,通于文字形成之理,成于书法表现之神。笔墨相会,或圆润流畅、清澈明秀;或凝重古朴、力如钟鼎;或浑厚老辣、雄强遒劲。所谓有体有用、有胎有骨、有形有势,有开有合,天机自张,性灵所钟。

张立辰的笔墨品格深契文脉,近取潘天寿、吴昌硕、齐白石,乃及朱耷、徐渭,远追五代徐熙。其用笔重书写,以笔法取形,挥毫而扫千里之势,线条醇厚而奇倔,凝练而恣肆,若龙游太虚,隐隐然其实有形。在落笔成画之前,画家已然成竹在胸,运墨落笔都能抵本真,直达具象背后的意境深处,恰如郭熙《林泉高致》所言:“远观其势,近取其质”。其用墨,有古意,出新意,参古人之法,黑白之间见朴素宇宙观;其用水,敢倾水而冲涤,墨骨为体,以水破墨,既留其骨,又添滋润,酣畅淋漓!可见,张立辰不仅得古之法、通古之心,且以时代气象融渗,无穷出清新。

张立辰以墨竹见长。画竹时,他目视心识,心手相应,追其胸中所见,有如兔起鹘落,既得竹意,也得竹法,正可谓“身与竹化”——起笔迅疾,八面出锋,巨幅墨竹的疏枝密叶浮动于烟光露气间,历经风吹雨打仍气节不变、清瘦挺直。枝叶极密处不可透风,极疏处则可走马,有群燕争飞之势。张立辰又善画荷,以草篆之法,绘残荷、风荷、秋荷、夏荷、墨荷、彩荷……用笔恣肆,浓墨泼写,尽取其气,趣在似与不似之间。其荷时有硕叶如盖之态,时有亭亭净植之姿,时有枯秆通天之势。如风荷者,秆如长枪大戟,顶风而出,笔如拉弓,真力弥漫!

我尤认同张立辰先生“写意精神是中国文化的核心精神”这句话。一个民族屹立于世界之林,必有其精神。以艺表现精神,必有其审美。中国之写意,迥异于西方写实与抽象。此“意”,接天连地,通古达今,浩荡回转,延续数千年文脉而历久弥新!写意,是诗韵盎然的中国风在造型艺术中的体现。它的表现智慧和创作过程,它的思想性和形式特征,皆是东方精神的形象对应。写意与我们的民族历史、民族精神同构。而此同构,会产生巨大的力量而不息向前。由是,中国画家当从中国艺术的历史生成入手,研究写意特质的源流,强调“夺造化”“移精神”,关注创作与人生的双重体验,实现生命活动的共鸣。

时代进,笔墨随,立根本,开新境。张立辰先生寓道于笔墨,生意粲然。

此道不孤!



作品欣赏

野葡萄  
 张立辰  中国画
137cmx68cm  1982年

秋荷  
 张立辰  中国画
209cmx143.8cm 1991年

风荷   
张立辰  中国画
143cmx364cm 1994年

家乡的风 
张立辰  中国画
132cmx66cm 1999年

残荷
   张立辰  中国画 
230cmx52cm  2001年

节节报平安
   张立辰  中国画
230cmx52cm  2002年

双鱼图
   张立辰  中国画
230cmx52cm  2002年

碧池霜降 
张立辰  中国画
 278cmx115cm  2005年

梅雪争春 
 张立辰  中国画
230cmx52cm  2005年

安吉春雨 
张立辰  中国画
 240cmx519cm  2005—2008年 

家前园后 
 张立辰  中国画
230cmx52cm  2006年

梅雪共春
   张立辰  中国画
355cmx218cm  2006年

秋酣 
 张立辰  中国画 
230cmx52cm  2006年 

风逸秋水明 
 张立辰  中国画 
215cmx550cm  2007年

东风吹着又一春 
 张立辰  中国画
117cmx52cm  2009年

霜天 
 张立辰  中国画 
364cmx101cm  2009年 

松 
 张立辰  中国画
350cmx190cm  2010年 

春芽 
 张立辰  中国画
375cmx121cm  2014年

夕辉 
张立辰  中国画
244cmx520cm  2014年

天地歌
   张立辰 中国画
506cmx242cm 2015年 徐州张立辰艺术馆藏





责任编辑 | 刘鉴辉 寇旭乾
展厅摄影 | 陈   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