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业界动态>2016

羊城旧韵——19世纪广州的城市生活展

来源:99艺术网 时间:2016.01.21

  由广州艺术博物院主办的“羊城旧韵--19世纪广州的城市生活展”于2016年1月20日开始在广州艺术博物院展出。

  据广州艺术博物院院长陈伟安介绍,本次展览作为我院2016年的贺岁展,精选了包括广东潘士诚、谢兰生、谢观生、吕翔等名家的37幅画作,特别是通过《海山仙馆》、《叶氏名园山水册》等较少展出的画卷,让观众对19世纪广州城的繁华气象、城内士人的优雅闲逸生活有所感受!展览有别于以往,展出反映广州市民日常生活的通草画。

  19世纪的广州城,经济繁荣、文化兴盛,画人辈出。他们的作品里,或多或少地留下了他们在广州城生活的痕迹,诸如某次邀游名迹的记录、某次与城中士人雅聚的书画唱酬,又或是将日常所见之一物一景精描细绘等等。百多年前的广州城,已经消失在历史洪流里,种种诉诸于文字的重塑也不过如雾中花、镜中月。

  此次展览共分为名园胜迹、文会雅聚、风物风俗三个部分:

  一、名园胜迹。

  19世纪广州城的风景名迹不少,“羊城八景”即是为人熟知的八处佳境。八景之外,士人经常游玩的莫过于荔枝湾涌,尤以炎炎夏日荔熟蝉鸣之际为最。众多闻名遐迩的广东私家园林也构筑于此时。除今日依然游人如织的“四大名园”之外,诸如邱熙的唐荔园、潘仕成的海山仙馆、行商潘家在河南的潘家花园、行商伍家在河南的万松仙馆等,不一而足。新造园林之多,与清代广州经济之飞速发展有极大关系。通过海外贸易积累了大量财富的行商,是最阔绰、最热情的造园者。同时,他们还是广州城内最重要的艺术赞助人。他们身边聚集了当时广州城内最一流的画家,那些美不胜收的园林自然也成为了画家们描绘的对象。

  

  二、文会雅聚。

  画人的日常生活里,最重要的莫过于与良朋雅聚、相互切磋文艺。以春日赏花、仲夏游船、秋夜赏月等为名,相邀而聚,赋诗、制文、作画、抚琴,各擅其长而相与为乐。自古而今,士人的闲雅生活,大抵如此。雅集当然不能缺少了清幽的环境,而在城中可聚会的地点,诸如历史悠久的越秀山镇海楼、幽美舒适的私家园林、水光潋滟的江岸河畔、夜幕下笙歌燕舞的沙面等等,不胜枚举。而这些因雅聚应酬而留下的墨迹,为19世纪广州城内丰富活跃的文化生活留下了印记。

  三、风物风俗。

  岭南花木繁多、四季常开,而广州更有“花城”之称。南面的河南有素馨花田、西南面的芳村有花埭,均是远近闻名的花卉之乡。西面的荔枝湾有“芙蕖万柄”,东面有“萝岗香雪(梅花)”,北面有“白云菖蒲”。城内到处种满木棉,春天木棉花放,灿烂如十丈红霞。当时的广州,可谓人住百花中,无日不赏花。画家笔下所描绘的岭南花木,为那时的花城广州留下花团锦簇的美丽身影。

  19世纪中期以后,广州画家的人物画也开始“下笔有尘”,带有更多来自现实生活的感受和审美趣味,其中以苏六朋、郑绩、李魁等为著。他们以现实生活随处可见的民生、民情、民俗为题材,对现实生活多有反映。与以销往外国、满足外国人猎奇心理为目的的外销工艺品不同,画家的绘画作品,不仅有中国绘画独特的审美意趣,还有更多的现实关怀和地域情结。

  

  



美术百科

rdn_54a35f6aee37f.jpg

张仃

张仃的山水画以焦墨山水为代表。其焦墨山水画继承了中国古代山水画传统,笔墨,章法,借古而初。画之气势,意境的创造,画中平远,高远,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