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业界动态>2015

张仃美术馆厦门开馆 80年艺术生涯造就全才大师

来源:艺术中国 时间:2015.05.05

  2015年5月2日,厦门张仃美术馆开馆仪式暨“在山水神游中得山水怀抱”当代中国山水画名家作品邀请展开幕式在厦门市五缘湾文展苑举办。开馆仪式上,张郎郎代表家属向张仃美术馆捐献了藏品,画家徐唯辛捐赠了张仃画像,而雕塑家邹文则捐赠了张仃铜像,西班牙画家霍塞也特意向张仃美术馆捐赠了三幅油画作品。

  厦门张仃美术馆在张仃艺术研究会的积极倡议下,于两年前开始筹建,并得到了福建省文联、厦门市委、市政府、厦门大学、厦门市文联和美协等各界的支持和帮助。美术馆建筑在保留原有风格的基础上,由清华大学清尚建筑设计研究院改建成了三层现代建筑。张仃美术馆馆长徐向阳介绍到,美术馆一层为临设展厅,正在展出当代中国山水画名家作品邀请展,参展的20位艺术家都是直接或间接受教于张仃先生,亦或是与张仃先生共事过,通过此次展览来表达他们对于张仃先生的缅怀之情;二层为馆藏展厅,将长期陈列张仃先生的书画、素描、写生手稿等作品100余幅,资料文稿2000余页,以及图书影像资料60余件。大部分作品与相关资料都是首次面世。张仃美术馆旨在通过展示张仃先生在不同时期、不同艺术领域取得的成就,使公众更为全面的了解张仃及他的创作。

  传奇艺术人生见证历史变迁 

  张仃出生于1917年辽宁省北镇县医巫闾山下周屯,祖籍为邻近的黑山县芳山镇,原名为贯(冠)成,字豁然。1932年考上考上北平美术专科学校国画系,研习中国画之余兼作漫画。1934年筹建北平左翼美术家联盟。1937年参加抗日漫画宣传队,代表全国漫画界抗敌协会到西安筹建西北分会,这一时期创作了《日寇空袭平民区》、《战争病患者的末日》、《收复失地》等重要漫画作品。在其将近80年的艺术生涯中,活跃于漫画、艺术设计、舞台美术、动画电影、装饰绘画、壁画、中国画、书法、艺术评论与美术教育等领域,他以丰沛的艺术激情和超常的创作能量,纵横于古典与现代,东方与西方,学院与民间的语境之中,是解读20世纪中国美术史的关键人物。

  他从一个孤苦伶仃的东北流亡少年,到一个左翼漫画抗日的名将;从一个只身投奔延安的热血青年,到解放区舞台设计、场馆设计及展览设计先行者;从新中国首席形象设计师,到山水画革新的领导者;从最前卫的装饰绘画开创者,到当代壁画运动的组织者;从中国民间艺术的守护者,到独步画坛的焦墨大师,正如郎绍君所说:“张仃先生无疑是20世纪中国艺术的骄子。”

  据张仃艺术研究会会长王鲁湘透露,本次展览以时间为线索,以作品及文稿资料结合的方式,试图想向公众描绘一个全面而生动的张仃:张仃早年时用漫画抗日,却因此身陷囹圄;延安时漫画文化人,却被“抢救”到监狱;解放初云南写生,创作装饰绘画本是空谷传响,却被人讥讽或排斥;包装新中国可谓功成名就,“文革”中又被逼入人生绝境;在焦墨探索的路上,虽然开山立派,名垂美术史册,但并没有被更多的人理解。正如文化老人夏衍先生所说:“他的画充溢着一股正气,他的焦墨作品,这种黑白调子,是一种很高的美,但很多人不懂”。

  八十年艺术生涯造就全才大师 

  无论是在书法,焦墨山水,民间艺术,抗战漫画,还是设计策展中,张仃先生都有所涉猎并推动了这些艺术领域的发展,可谓是难得的艺术全才。他推崇黄宾虹,遵循黄宾虹的治学思想和治艺理念甚至审美经验,他认同并张扬“师古人心,不师古人迹”的艺术观念,这一观念最直接也最持久地贯彻在他的水墨写生和创作过程中。他借用俗话“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来强调笔墨的文化归属,他所理解的笔墨是关系到何谓“中国”的笔墨,由此涉及到的线条、笔性以及由笔墨构筑的理想国度必须以“守住底线”的姿态得到重新确认。张仃先生在《我为什么画焦墨》一文中坦言:“我年近花甲之时,……纯以焦墨写生,犹如对自然‘描红’练眼、练手、练心”,张仃期望用有极大局限性的焦墨,通过将局限性转换为某种优越性来完成对心、手、眼的合一,合一的目的是为了能追求如“干裂秋风,润含春雨”的图绘境界。

  20世纪30年代,张仃先生用水陆画的形式画了漫画《地狱变相》,他回忆说:“这个形式的漫画在北京的一个漫画展览会上,人们很认可,用民间形式,画现代生活”。在《漫画与杂文》中,张仃理论了漫画的讽刺特性,他认为夸张和变形是漫画的两件法宝。张仃先生的漫画创作或有关漫画的阐述将自己幻化了一名为正义而战的革命志士,并且,其多数漫画创作与发生在20世纪中国的重大历史事件等背景相关。新中国成立,张仃先生负责完成一系列新中国形象设计工作,包括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会徽设计;为怀仁堂大门和新华门大门作整体设计;参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会场美术设计工作,天安门广场大会会场设计;设计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纪念邮票及开国大典纪念邮票;与张光宇、周令钊等人为主的中央美术学院实用系和由梁思成、林徽因主持的清华大学营建系共同设计、集体完成国徽设计等。作为国徽设计的主要参与者,张仃在他所附的《设计人意见书》中曾十分清晰表述了国徽设计过程中关于主题处理、写实手法、承继美术历史传统和色彩运用等实际创作思路,尤其提到国徽作为特殊设计作品在适应“一经高悬”时的视觉冲击力。他活跃在设计战线的前沿,并亲自承担了若干大大小小的设计任务。1979年首都机场大型壁画群落成,证明了张仃先生作为一个设计师在壁画领域的重大影响力,此后,他完成的地铁壁画、饭店大厦壁画等等,更加强了他介入公共艺术的力度。

  张仃是黄宾虹所说的“上下千年,纵横万里,一代之中,曾不数人”的艺术大家。张仃艺术研究者,展览策展人王鲁湘认为张仃不仅仅有思想,有抱负,有担当,有学问,有才情,更重要的是,他的艺术人生与中国现代波澜壮阔的革命史休戚相关。张仃的艺术作品、艺术活动和艺术思想与中华民族的命运紧紧地连在一起,“这才是20世纪的中国美术不能没有张仃的真正原因”!展览基本反映了张仃先生在不同时期、不同艺术领域、不同艺术表现形式所取得的重要成就,梳理了他艺术创作发展变化的过程与脉络,有利于大家全面系统了解这位世纪老人。



美术百科

rdn_54a35f6aee37f.jpg

张仃

张仃的山水画以焦墨山水为代表。其焦墨山水画继承了中国古代山水画传统,笔墨,章法,借古而初。画之气势,意境的创造,画中平远,高远,深远...